共青团
 学校首页  部门首页  团委概况  喀大团讯  思想引领  校园风采  先进典型  社会实践  学生团体  网上共青团 

 ※ 
当前位置: 部门首页>>喀大团讯>>正文
喀什大学不仅是座大学···
2020-08-26 09:23  

今日七夕

当你怦然心动

还在纠结爱在心口难开吗?

还在发愁如何变得浪漫吗?

来来来,大家看过来!



只要一个电话

一个个问题

一点点解决

风里雨里

我一定去接你

爱你就是

给你

24小时不间断的呵护 

见微知著

爱你与否

细节才是关键
 

在疫情面前,爱的另一种表达

不是520红包转账,不是99朵玫瑰

不是烛光晚餐风花雪月

而是责任与担当 

人生短暂,相遇不易

在大学的四年时间

有的人来,短暂停留,离开了

有的人曾亲密无间

走着走着,不见了

而有的人,一眼万年

幸福了你一生

有的人以心相伴

照亮了你一程





阡陌红尘,回首望去

有没有那么一个人陪了你一程

却让你惦了一生? 

一路走来

我们什么都不怕

最怕孤寂无奈的时候身边无人相伴
 

 

 

人生是孤独的

人生也是坎坷的

即使我们再铠甲披身

也希望幸福时有人读懂

开心时有人分享

痛苦时有人倾诉

累了时有人依靠

孤独时有人陪伴 

在每个煎熬的时刻

因为有人陪着一起走

心中就充满了勇气

无论生活给予多少挫折

因为有人遮风挡雨

再难也不觉得苦
 

 

 

人生因陪伴而温暖

一生太短

别忘了记挂相伴在侧的人 

8月2日圆满结束了支教任务

但因疫情没有回乌鲁木齐的

新疆报业传媒集团派驻的支教干部何晓帆

至今仍在岗位

每天要及时处理和给相关部门反馈

广大师生在钉钉“有话要说”里的意见建议

不论何地

不论午夜还是凌晨

从始至今经手办理

近900件意见建议

认真工作 未出过一起差错
 

 

25日凌晨12点30

校医院灯火通明

有同学在打点滴

有医生陪伴

医院里最长者王西宁医生

跟其他战友一起

从7月20日至今

一直在岗

为全校师生服务

王西宁吃住在办公室

“这里是第二个家”他说

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和孙子视频

“看看他一天的累就消失了”他说 

人文学院辅导员唐元芳老师

从学校开始闭环式管理

就把学生宿舍当成了家

与同学们一起住

一起洗衣服

一起聊天

一起拍抖音

“现在学生更需要我们陪伴”

半年多没回家见过父母的她说 

在疫情期间

为保障后勤物资供应

后勤管理处的员工们

保持24小时在线

不论刮风下雨

用心用情服务这个大家庭
 

舍小家,保大家

抗疫入战,岗位所在就是战场

他们是“排头兵”-警灯闪亮,警徽庄严

杨晓波警官坚守岗位40多天

心里挂念着家中年迈的父母和妻女

尤其是才一岁七个月正在丫丫学语的女儿

他只能通过视频关心父母和孩子

相互鼓励

相互理解、相互支持

正是有这样许许多多

默默付出的人民警察

才为我们喀大这个“大家”

撑起了疫情安全伞

 

6天时间处理了近一万件积压快递

快递帅哥汪阳和郑杰在这些天

手忙脚乱

有时一天工作14小时

因为疫情汪阳回不了在喀什市的家

每天只能和妻女视频

3岁的女儿甜甜的说

“爸爸,解封了我去看你,你要听话”

4月16日来校后一直没有

回乌鲁木齐看父母的郑杰

同汪阳一起搭伴

住在快递库存间

纸箱当褥子

将就了40多天
 

他们的工作是全校最“有味儿”的

每天穿梭在校园内

穿着防护服、带着护目镜

裹得严严实实

你根本认不出他是谁

但你肯定与他擦肩而过

这位是垃圾工

艾买提江·买买提江

每天早上9点上班

晚上有时候会工作到3点

日常工作是定时清理垃圾箱

垃圾场的清理与消毒

他的家在喀什市

近40天没回家的他

很惦念父母

父母叮嘱他

“工作不论贵贱

每个岗位都有自己的使命和意义”
 

你会在2号餐厅的窗口看见这位厨师

但你不知道

他是个又当爹又当妈的人

去年10月他的爱人因病去世

留下一双儿女

40多天没回过家的他很担心

年迈的母亲独自照看两个孩子

每天凌晨7点上班

忙到晚上11点下班后

他才能安心给家里打电话

“解封后要去给孩子买新被褥

快开学了

他们得好好上学”

有多少像他一样的父母

舍弃了小家的饭桌

为了这个“大家”的饭桌而辛劳着

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但说道自己的孩子时

他还是不禁擦了几次泪 

2018年从喀大毕业后

阿不都热合曼·吐尔村就

留在了学校的后勤管理处工作

在校就业后他的家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

身怀感恩的他

每天都坚守岗位、认真履职

作为楼长每天除了教学楼消杀任务

还要处理各种杂事

一天能走三万步

因疫情他今年一直没有

回莎车的家探望残疾的父亲

父母一直叮嘱他要好好工作

阿不都热合曼不抽烟、不喝酒、不贪玩

每天下班最喜欢的事就是学习

读书、练习国语

“上班了也不能停止学习”他说 

跟吐尔迪卡日·吾拉木相见

没想到会在这么“味儿”和脏的时候

他和后勤管理处维修中心的工友们

正在处理教职工餐厅管道堵塞的问题

管道内喷出来的污渍溅他们一身

他们不会躲 不怕脏

继续清理 直到疏通为止

因疫情,城里管制

很多维修材料无法采购

这时候只能靠吐尔迪卡日这样的工人们

想尽办法维修一切能维修的

同事们说经常看见吐尔迪卡日吃馕

他省吃俭用养活着一家四口人

因为工作忙

从未接送过上幼儿园的孩子

于是他孩子的同班的小朋友

会说:“你是个没有爸爸的孩子”

吐尔迪卡日说道这时哽咽了… 

这应该是师生比较熟悉的面孔

从四月全面返校复课以来

许永刚老人一家就一直在

“学姐超市”服务师生

许永刚和爱人年龄较大

每天要搬运货物、上架

马不停蹄地的工作

因疫情回不去家

许永刚的儿子睡车里

老人自己挤在库房角落

“离开时孙子才会翻身

现在都会坐了

视频的时候都不认咱了”

许永刚老人哭笑不得的说。 

7月20日,原本可以以儿子胳膊骨折为由

请假的陈长江师傅在封校前依然选择了

回到学校

每天开车来回在校园里搬运着各种货物

每当累的时候

他会擦擦汗 打开手机听

5岁的女儿语音里说:“爸爸 想你

啥时候回来啊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啊”

陈师傅说疫情结束第一件事

就是带着儿子去医院复查 

在湖边见到环卫工刘琴

寒暄了几句

“前些年在酒店工作时我可白了”

这位皮肤被晒得黝黑的

四川籍大姐身上有一种幽默感

还有积极的正能量

她把南门附近拔来的杂草倒在湖边

喂“萌宠”

然后拿着抹布擦起垃圾箱

每天负责清扫200亩地

40个垃圾箱的清理

早9点到晚9点

2-3万步是日常

晒黑也正常

“吃饭不贵、环境优美

有那么多美女帅哥

我在这儿越活越年轻”她笑着说 

24日晚九点

青马班的同学们接到团委指示

急需志愿者帮助搬运医疗物资

接到通知后

青马班的同学们积极主动的赶到校医院

在纪律委员和学习委员的组织下

部分同学随消毒人员前往学校东门

为物资消毒并搬运到货车上

而另一部分同学则安排至校医院门口

准备将医疗物资搬运至小仓库

热情的帮助医院医生

四百多箱、两车厢的医疗物资

只花了一个半小时就搞定了

被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了小仓库中

能够为学校的疫情防控工作

贡献自己的力量

同学们都很高兴
 

25日凌晨2:45

小编在行政楼绿化带看见穿白色雨靴

正在浇水的绿化公司工人杜敏章

快60岁他因疫情没回家已经40多天

每天浇水、除草工作11-16个小时

问他最想见谁

“想孙女了”他说。

选择午夜做工是因为白天水压低

身边的一抹抹绿色

是由他们默默的在付出 

宣传部干部贾春花是我的同事

每天下班后我都会看见她
要先跟女儿“小朱朱”

还有在异地工作的丈夫视频通话
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40余天了
孩子还小,一岁四个月
正是需要妈妈的时候
尽管每天都视频通话
但是,长时间没回家

贾春花明显感觉孩子跟自己
有点生疏了
“感觉最近没有好好尽当妈妈的责任心里难过”

说这话的时候贾春花眼里泛出泪光






时光易老,人易散,

相伴身旁的人,且行且珍惜。
 


余生

感恩生命里每一场不期而遇

善待每一个陪过我们的人

铭记所有一起走过的风景

经历过的点滴



最深的爱,总是风雨兼程

最浓的情,总是冷暖与共

只要你伴我一程

我定惦你一生
 

 

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共青团喀什大学委员会